【网友力作】能力不足还是别有用心——评《我们的政府有多大》

摘自:未名空间站

陈志武教授2008223日在《经济观察报》上发表了《我们的政府有多大》一文,在通过将现今的中国政府开支与帝制时代、改革开放前和当今的美国比较之后,得出了“中国太多的收入和资产财富掌握在国家手中,而不是将更多收入、更多资产由私人去消费、去投资,使跟民生贴近的服务业难以发展,老百姓享受到的收入和资产财富份额极低”的结论。此文一出,网上立刻广泛转载,声讨中国政府不顾民生敛财自富之声不绝于耳。然而笔者细读此文,并和最近到手的《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及《2008:美国总统经济报告》比较之后,却发现陈教授文中无论是数据还是逻辑,均有极大的谬误,今试分析如下:

 

 

1   中美财政收入比较

陈教授文中称,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税收入为2.4万亿美元,占GDP18%。嗯,基本差不多,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为2.57万亿美元,占GDP18.8%①,但是需要澄清的是,这个数据仅仅是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并不包括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而陈教授拿来比较的数据是中国全国财政收入,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总和。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总和是4.2万亿美元,占GDP30%①。相比之下,中国全国财政收入是5.13万亿人民币,占GDP20%。也就是说,陈教授用美国的中央政府收入和中国的全国财政收入来比较,得出美国政府收入和中国政府收入差不多的结论,实际上是不正确的。

 

2   中美财政收入占民间可支配收入的对比

在这里,陈教授又犯了一个错误,他给出美国2007年民间可支配收入为8.4万亿美元,实际上的数字是11.75万亿美元①。这样,美国政府收入占民间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为35.7%,大约为1.07亿美国人的可支配收入,而不是陈教授所言的8400万。相对的,中国的财政收入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按照陈教授给出的数据为48%(因为我没找到2007年的官方数据,如果按照2006年的数据计算,会低很多)。

 

3   中美政府福利开支的比较

陈教授给出了中美政府分别在福利上的开支和比例。这里,错误又发生了。2007年中国政府在社会福利(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经费是7437亿元②,而不是传闻中谢旭人部长所言的6000亿元。当然了,据说谢部长说的是直接用来老百姓身上的钱,不过鉴于美国并没有这样一个数据,所以我也只能采用《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中相关方面数字的总和来比较了。此外,美国的社保制度和中国并不相同,美国政府将中国强制征收的社会保障金作为一种税收直接统计到政府的财政收入中去,而中国,则将其设置为独立于财政收支以外的账户。也就是说,如果要比较中美两国政府在福利方面的开支,必须将中国的社会保障金收支纳入到政府财政收支之后再进行。根据新华社的报道,2007年各项社保收入10770亿元,支出7879亿元,节余2891亿元。而美国联邦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为1.59万亿美元,地方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约为0.30万亿美金③,总计约1.89万亿美金①。考虑到中国目前劳动力的平均年龄较轻,社保节余是为了将来支出作储备。那么中国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占全国财政收入和社保收入之和的比例为35.6%,占GDP7.3%,人均1403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9.1%)。美国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占全国财政收入的45.0%,为美国GDP13.5%,人均6300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7.9%)。

 

4   和历史上中国政府财政收入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较

陈教授又将2007年中国财政收入、居民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与历史上数据比较,得出了中国财政收入的增幅远高于后两者的结论。但这个结论中并未考虑到政府在教育、福利、支农等相关方面开支的巨大增长。以1995年的数据为基准,按照陈教授的计算,去掉通胀成分后,2007年政府财政收入增加5.7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1.6倍,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1.2倍。但2007年政府在各项支出上比1995年增加的倍数分别为:教育支出约5.1倍④,社会福利支出约为9.2倍④,支农支出约为3.1倍⑤。也就是说政府收入的增加,直接体现在相关人民生活的各种福利开支的增加上。此外,陈教授认为中国政府在1978年用现在比例相当的财政收入负责了城市人从摇篮到坟墓的方方面面生活开支,这实在是对30年前中国的一种无知。实际上,当年的政府除了负责财政供养人员的各项费用外,国有企业职工的福利——从房子到退休工资,是由国有企业自己负责的,此项费用并未列入政府财政开支。

 

5   所谓政府的“可支配收入”

陈教授计算了2007年国有企业的盈利、国有资产和土地的增值,然后宣布2007年中国政府作为“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的“可支配收入”为10.6万亿元,加上财政收入5.1万亿元,一共是15.7万亿元。然而,在计算个人可支配收入时,难道能将持有股票的未分配利润和房地产增值算作可支配收入么?难道因为我的房子今年增值了10万元,就说我今年的可支配收入是10万以上么?那么明年房子跌价了20万元,难道可支配收入就变成负值了?这逻辑也太荒谬了吧。

 

除了上述错误。通过比较2007年和2006年的各项开支,还可以得到的信息是:2007年的教育经费(7122亿元)比上年(4780亿元)增长了49%;社会福利(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经费(7437亿元)比上年(医疗卫生+抚恤和社会福利救济+社会保障补助+粮棉油价格补贴)的开支(5121亿元)增加了45%。这两个比例都比财政收入31%的增幅要高得多⑥。另外,美国政府2007年共征收了社会保障税0.98万亿美元①,占GDP7%;中国的社保收入仅占GDP4%。如果将中国的社保收入提高到美国同等程度,那么中国的社会福利开支就会占到全国财政收入和社保收入之和的37.0%GDP10.3%,人均1977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8%)。亦即,美国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更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征收的更多。

 

由此可见,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虽然比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加得要快,但各种福利开支增加的速度也不慢,最近一年来甚至要快的多;中国政府提供的福利虽然比起美国还相距较远,但也没有到天差地别的程度。而陈教授通过运用错误的数据,错误的定义和错误的逻辑,得出了中国政府不仅规模比美国政府大,而且提供的各种福利远远及不上美国政府这样一个错误的结论。极度得扭曲了中国政府的形象,并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天堂般的美国。我不知道身为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的陈志武先生为什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如果说是能力问题,那难道我要怀疑耶鲁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学术水平?或者,陈先生在其文末尾的一句话,能够稍解我的疑惑——“当然,最好是把许多国有企业资产民营化、把土地还给农民,因为这些本来就是国民自己的”。

 

注释:

①:《2008:美国总统经济报告》

②:《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

③:《2008:美国总统经济报告》,根据2005年数据推算,扣除相应比例的联邦政府转移支付

④:《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及《2007年中国统计年鉴》,因财政支出统计口径的变化,部分数据按比例估算

⑤:《2007年中国统计年鉴》,因财政支出统计口径改变,采用2006年的数据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