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力作:“美国民主”?一个百年弥天大谎!

老朱。摘自:未名空间站

 

当代民主似乎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雅典民主,其实不然。听起来天花乱坠的雅典民主是特定阶级的民主,是小国寡民的民主,是不具普适意义的民主,因而与当今风行全球的民主无关。美国是当代民主的推手,并以全球民主判官自居。殊不知,“美国民主”本身却是一个包藏祸心的弥天大谎!

 

一、美国国父们创建的美利坚合众国并非民主国家

 

美国国父们虽深受古希腊文化影响,但建国时要超越的“美国偶像”不是雅典城邦,而是罗马帝国。正所谓,不破不立。美国国父们都非常明确,罗马帝国的丰功伟业主要得益其高效的贵族共和政体,罗马帝国的分崩离析则主要肇因于暴民民主,所以他们众口一词,大力抨击民主。

 

亚当斯指出:“以往所有时代的经历表明,民主最不稳定、最波动、最短命。” “记住,民主从不久长。它很快就浪费、消耗和谋杀自己。以前从未有民主不自杀掉的。”“民主很快就会倒退到独裁。”

 

《独立宣言》签名人拉什说:“民主是恶魔之最。”

 

麦迪逊说:“民主是由一副由动乱和争斗组成的眼镜,从来与个人安全,或者财产权相左,通常在暴乱中短命。”

 

执笔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费雪道:“民主是包藏着毁灭其自身的燃烧物的火山,其必将喷发并造成毁灭。民主的已知倾向是将野心勃勃的号召和愚昧无知的信念当成自由来泛滥。”

 

《美国宪法》签字人和执笔人之一莫里斯说:“我们见识过民主终结时的喧闹。无论何处,民主都以独裁为归宿。”

 

汉密尔顿更直接指出:“民主是一种疾病。”

 

美国开国元勋们对民主的深恶痛绝,是《美国宪法》只字不提民主,反而明确宣示美国是共和政体(a representive republic)的原因。据载,历时3个月的美国立宪大会结束时,一位女士当众问富兰克林:“博士,你们为我们设立的是君主制还是共和制?”富兰克林毫不迟疑地答道:“是共和制,如果你们能保持的话。”

 

美国先贤们密商三个月,费尽心机创建的“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精英共和政体,目标是一防暴民民主,二防个人独裁,三防制度腐败。迄今为止的实践表明,他们的制度设计是卓有成效的。

 

二、民主由过街老鼠变为香饽饽的过程

 

在整个19世纪,民主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代表着混乱,所以是过街老鼠。19世纪美国著名诗人和外交官罗威尔一针见血地指出:“民主赋予每一个人成为滥权者的权利。”同期,英国政治家托马斯指出:“我长期以来一直确信,纯粹的民主机制定然早晚会毁掉自由,或者毁掉文明,或者同时毁掉自由和文明两者。”英国的埃克顿勋爵道:“这个流行的魔鬼民主是多数人或者多数党的暴君,是靠暴力和舞弊,而非永远靠选举而实现的大多数。”

 

历史进入20世纪,随着美国进一步崛起,美国共和政体为世人树立了比君主立宪制还优越的新楷模。1912年双十在神州大地创建的Republic of China,效仿的就是美国共和制,其直译就是中华共和国。

 

民主在美国由臭变香的过程,应该从1792年杰佛逊创建“一个普通人的党”开始。1798年该党正式定名为民主的共和党,用以与精英分子为主的联邦党相抗衡。在1844年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党名正式由民主的共和党简化为民主党。 应该指出,民主党虽然后来只冠着民主一词,反对联邦集权,但也只是争取选民的噱头,并非以改变美国共和政体为目标。事实上,美国民主党在20世纪初的确因此团结了潮水般移民来美国并成为工人的人群,并通过将这些人带入美国社会主流而建立了自己的民众基础。

 

1916年,属于民主党的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宣布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著名宣言中呼吁“为了民主而促进世界安全”,为推崇民主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在当时全球反封建主义和反殖民主义的社会历史大环境中,民主很快就被中国知识分子尊为“德先生”,与“赛先生”一起被介绍到中国。孙中山引领的中华民国显然是美国德先生的第一大受益者兼后来第一大受害者。民主是搞垮一个旧秩序的推土机,又是重建一个新秩序的拦路虎。当年,德先生促成了中国皇权体制的瓦解,引致北洋军阀独裁,然后德先生再接再厉,促使军阀独裁崩解,形成各地军阀割据,最终成为一盘散沙,积弱不振、任列强鱼肉与宰割。

 

言归正传。由于社会历史发展的巨大惯性和人们的思维定势,美国人民关于“民主是个坏东西”的既成观念不可能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完全改变。19281130日,中国正为民主这个新而美的东西浴血内斗,隶属于美国国防部的美国战争部公布的军人训练大纲第200025条关于民主的定义却是这样表述的:“一种大众政府。权威来自民众大会或任何其它‘直接表现’形式。导致独裁。关于财产的态度是共产主义的,忽视财产权。关于法律的态度是由多数人的意志主导,不考量各种结果 。导致煽动行为,作奸犯科,蓄意蛊惑,诱人不满,无政府状态。”这份训练大纲还写到:“我们的宪法之父们熟悉独裁和民主的长处和弱点,用坚定不移的信念规定了一个代议共和制政体。他们对共和和民主作了非常清晰的区别,而且反复强调他们建立的是一个共和政体。”

 

到了1932年,迫于压力,上述民主定义被从训练大纲中除掉。美国军方不再宣扬民主是个坏东西。据载,1936年,当参议员赫莫去参院听证时,想找一份原来的训练大纲全本都不可能。事隔三十几年后,一名美军军官鲍尔在197310月刊登在《军事评论》上的文章中披露,当年训练大纲除去民主定义的压力“来自隐秘的公民们”。

 

1940年,属于民主党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决定介入二战时发出了对美国人民的劝诫,美国“必须成为民主的伟大军火库”。军火库是什么东西?里面储存的是杀敌的弹药和武器。显然,美国有识之士已经悟出了输出民主可以不战而乱人之国甚或屈人之兵的战争潜力。

 

1952 年,美国军方不仅不再敌视民主,反而正式开始为民主唱起了赞歌。例如,美军战地手册2113条“士兵指南”(英文是,The Solders Guide 是这样阐述的:“因为美利坚合众国是一个民主政体(a democracy),所以人民的多数决定我们的政府将如何组织和运行。”美国人民的多数果真能够决定政府的组成吗?在2000年大选中,布什在自己的弟弟当州长的佛罗里达州只比对手高尔多得537张选票,自然出现计票争议,大选难产36天。后来,最高法院判定布什赢得佛州的选民票从而赢得了该州全部27张选举人团票,为其入主白宫起到关键性作用。布什最终虽以5张选举人票的优势战胜了高尔,但他在全国范围获得的普通选民票却比高尔要少54万张。显然,全国大部分选民的意愿没有得到尊重,多数选民的选票变得毫无意义。美国开国元勋们基于罗马帝国经验创造的选举人团制度是美国精英共和制特点的一个最突出的诠释。美国选举的奥秘在于,开国早期的候选人胜选主要靠德高望重,后来的候选人胜选越来越依靠利益集团和花言巧语,选民只享选票之虚,如同只能在一罐口可可乐和一罐百事可乐之间选择而已。如果美国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2000年进白宫的就是高尔。

 

在美国政府和美国军方曲解美国政体的过程中,美国许多有识之士一直在批评这种刻意歪曲民主并为民主唱赞歌的言行,并披露其可能给美国造成的有害后果。

 

1939年,美国历史学家查尔斯和玛丽警醒民众:“无论何时,何地,何人,立宪大会都没有官方声称美国是民主政体。”

 

1961917日(宪法日),美国约翰.罗伯特协会的创始人罗伯特发表了题为“共和与民主”的讲演。他的名言是:“这是共和,不是民主。让我们保持共和政体的方向!”

 

然而,诸如上述努力根本无法阻止美国政府和美国军方关于民主的欺骗性宣传。

 

美国小学生上学对国旗宣誓效忠的活动始于1892年。最早的誓词是这样写的:“我对我的旗帜和它所代表的共和国宣誓效忠。一个国家,不可分裂,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这种宣誓活动的一个关键点是使每一个美国人从小就知道,他们生活在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共和政体国家中,为了保持自由和正义,共和国千万不能被分裂。

 

1954年,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为了对抗共产主义,誓词里被塞进了“在上帝之下”这个短语。

 

几年前,美国加州的无神论者纽多向法庭上诉,称誓言中“在上帝之下”这句话违宪,且有灌输宗教观念之嫌。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随后做出裁决:“效忠誓词”违宪。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取消“效忠誓词”活动的一个重大意义在于,美国人以后从小就不认识自己的国家是共和政体,而会像其它国家的人们一样,误以为美国建国以来一直都是民主政体,误以为美国从来就是民主国家。这一做法与当年美国军方从训练大纲中除掉“民主”定义如出一辙。

 

2000年宪法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国家宪法中心的奠基仪式上高度评价当年在宪法上签字的国父们“深明他们为之努力的任务之艰巨:去创建一个代议制民主政体(a representive democrocy)”。他还高度赞扬华盛顿,富兰克林,麦迪逊创造了这一代议制民主政体。

 

就这样,指鹿为马。在美国共和政体的根基和框架等基本未变的条件下,“美国民主”,这个世纪弥天大谎不仅编排圆满,而且一边编排一边为美国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胜利,极至兵不血刃地肢解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前苏东阵营。难怪普京哀叹:苏联瓦解是20世纪最大的政治悲剧。

 

三、“美国民主”惊天骗局的精巧之处

 

1)欺世盗名。1900年前后,美国的某些政治精英们肯定悟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国父们对“民主是个坏东西”的认识是深刻的,民主确实对美国不利,但美国可以利用民主固有的破坏性作用,设法将民主装进礼品盒,向他国推销。

2)暗渡陈仓。利用美国共和制与民主制的一大表面共同点—选举,逐渐通过崇尚选举变成崇尚民主。现在,选举在全球范围已经被误认为民主与否的标志。

3)隐真示假。模糊共和政体维系秩序与民主政体导致混乱并引致独裁的本质区别,误导他国人民看不清美国共和制之真和实,只见“美国民主”之虚和伪。

4)偷梁换柱。美国能够崛起并最终成为世界超强,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共和制主要关乎社会秩序,只是美国社会安定的保障条件,而对内消灭土著印地安人,对外通过巧取豪夺来确保领土安全与完整,不断发动和参与战争掠夺,不断打着全球一体化的借口策动金融战和资本战,等等,这些才是其国强民富的主要成因。但是,通过各种里应外合的大肆渲染,“美国民主”竟喧宾夺主,成了世人心目中美国富强的主因。

5)大伪似真。美国民主,所以美国富强;美国越富强,美国民主对他国人民便越具强大吸引力和难以辩驳的说服力。台湾已经被“美国民主”搞得一塌糊涂,还在痴人说梦,妄想为大陆做出民主的表率。更可笑的是,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得到美国总统的表彰“台湾是世界民主的灯塔”,竟然感动得哭了!

 

君不见,世界上凡是笑纳了“美国民主”礼品盒子的主儿,从中国的孙中山、蒋家王朝、李登辉、陈水扁,到前苏东阵营,广至所有被美国认可了的民主国家,无不乱象不断,无不印证美国历代政治精英的先见之明,无不印证“美国民主”骗局的巨大威力。“美国民主”这一惊天骗局真的几近天衣无缝之地步。

 

网友评论:

好文!美国“利用民主固有的破坏性作用,设法将民主装进礼品盒,向他国推销”,欺骗了所有发达国家的民众,他们不但采用了民主制度,还变成了美国的帮凶,继续在全世界推行,让大多数所谓的民主国家民不聊生。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古巴,朝鲜,沙特,缅甸等国领导人看得最清楚,就是不上当!人民权益得到了最大保障。赞一个!

 

网友评论:

还真有探头出来试版主新磨的刀。我就回两句给你送行吧:

 

你的通篇贯穿着‘民主‘或者democracy 这个名词的定义的演变。既然在 2008 年谈民主,你就应该坚持用现在的‘民主‘概念,而不是罗马的民主概念,或者美国国父所提到的有害的民主那个概念,他们说的民主显然是‘暴民民主‘,比如中国的文革那样的‘大民主‘。

 

你不断地说美国政府意识到可以靠‘输出民主‘来颠覆别国,我是部分同意的,我也不相信美国真的会衷心关心别国民主。但是别的国家再傻,也不会听了民主这个词就去实行罗马,或者文革那样的民主,让自己倒霉。难道别人不能简单地搬用美国现行的号称‘民主‘实际‘共和‘的制度,然后当成自己的民主吗 ?

 

此外,美国是不是民主,我们活在美国政治制度的同时代,我们许多人就在美国住着,自己去感受和观察就可以了。

 

换个角度想想,如果像你文章所说,美国实际上没有搞民主,而是很巧妙地设计了一个三权分立的政治制衡体制,而且看来屡试不爽,很成功。可是许多国人(我不一定支持)要的美国式民主,不就是这样的制衡制度吗,你管他名称叫做‘民主‘还是‘冥猪‘呢 ?

 

网友评论:

 

当人家研究总结人民如何失去自由和政权的历史教训、检验和重新定义各种概念,分析自由,秩序和效率等各种要素如何能够长久结合的时候,这篇文章就象一个小学生听到歌德巴赫猜想是关于“1+1=2”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大喊 I know, I know!

 

1911年后的中国人民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自由和政权,中国也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多数人暴政的时候。(在此之前的上千年历史里更加没有)。对于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高度警惕提防的,不惜用繁文缛节的法律来戒备,不惜牺牲许多立法者自己钟爱珍惜的东西,比如国旗的神圣性,比如对上帝的信仰,也要制止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真切的理解。有的人更加不理解美国人为了平衡各种自由权利,在理论上、在立法上的巨大努力究竟是为什么,美国人真诚而痛苦的探索的问题,比如,民主在什么情况下会变成失去制约的暴政或专制?以及美国争论百年的持枪权,学校是否有权宣讲进化论或上帝造人论等等争论,无一不是美国精英的艰辛努力,认真的思考和说服大众的历史。不像有的国家,接班人说进党章就进党章,某某理论,主义,代表,社会,思想进出宪法和党章就象走马灯似的,无论提出还是废除的时候都是有口无心,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有对民主自由的真诚(不说真诚的追求了,至少是真诚的研究),只是怀着被迫害妄想症,以为人家一言一行都是坏水,都是别有用心的针对自己,那就只能导出这种似是而非的文章来。

 

美国人戒慎恐惧的东西是有历史脉络可以梳理的。由于历史上民主政体不只一次在建立起来过并全部失败了;并且由于美国建立后,民主转变为专制独裁的故事仍不断在世界各地上演。人民最终竟会失去自己一度拥有的自由,这是美国人的最大恶梦,也是美国的政治制度首先要防备的。也就是说,只有民主是不够的。

 

对于“只有民主是不够的”的表述,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各有不同的侧重和发展。国家初创时,国父们的担忧是人民得到的权力会导致暴民政治,运行起来后,美国政治制度的最大隐患来自联邦中央和各邦之间的权力分配制衡斗争,这一隐患从南北战争后才渐渐消失。1930年代,德国,意大利均以合法选举选择了法西斯,如果美国也出现这样的集体癫狂,由于民主的原始含义只是“权力属于人民”,如美国也有某个政党,议会或代表大会自以为拥有人民的授权而企图夺取全部权力,并颠覆三权分立制度,则后果不堪设想。正是出于这一点担忧,美国历史学家查尔斯和玛丽才警醒民众:“无论何时,何地,何人,立宪大会都没有官方声称美国是民主政体。”

 

在“民主”获得了更丰富的含义,成为一系列制度的总和之后,美国才安心于将美国描述为“民主国家”。因为历史上基于民主原始含义的滥用和对民众的蒙蔽,在民主教育深入各年级学校的现代美国已不可能。

 

打个比方,“民主”好比我党的“毛泽东思想”,“凡是毛主席的指示,都要始终不渝的遵守”对应“凡是民主就是好的”。而现代的民主观,则对应“完整准确的毛泽东思想”,是邓小平的“要完整准确的理解和运用毛泽东思想”还是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深刻呢?不言而喻。

 

“弥天大谎”这个文章,就象小学水平文化的人学毛选那样,看到红军时期土改贫中富农的分配和抗日时期的减租减息完全不同,不由得一拍大腿,“毛主席搞那样哟,搞土改不是骗人吗?”那样可笑。

 

网友评论:

 

我因为不知道楼主文章里那些所谓美国国父摒弃‘民主‘的原文,所以不敢多评他们为什么那么说,如果有时间我是想去找找这些美国国父对‘民主‘为什么有那么多负面。但是有一个历史背景是当时轰动世界的法国大革命,一个反抗君主独裁的革命,也是一个充满血腥和混乱的动乱。我想这些美国国父身处那个年代,可能是对这种‘民主‘有感而发,或者有所顾忌吧。

 

不过,即使从楼主引用的那篇文章也可以看出,“民主“这样的概念在历史上也是不断变化和修正的。大家都知道民主是不独裁,但是民主不能仅仅是‘不独裁‘,民主搞坏了一样可以是悲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