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力作:刚刚从银厂沟回来(真实情况+问题)

刚刚从四川回来,运送了一批物资到绵竹和彭州,很受震动也很受教育,希望把经历和大家分享,做志愿者是高尚和辛苦的,但是更需要理性,希望认识更多朋友,更好的服务社会,做灾区人民真正需要的事情。

 

1)从哪里说起呢?

  

  我是个普通的小生意人,在北京经营着没有任何名气的小公司,最初的想法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想先到西安备一卡车物资,看能跟随哪支医疗队或者部队到前线,能帮一些就帮一些,也考察一下,看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事实上我是带着20多人的捐款,所有物资由我代替由西安购买,共24吨,租用3辆卡车运抵四川,我们用的车是9米长8吨的车,3辆,在西安谈好的价格是4500/辆。后来区银厂沟的两辆车又给加了钱,总共费用是14500

 

  有朋友提到违法集资的问题,这个我之前也考虑到。其实不论是捐款给红会,民政,都是为了做一点事情。在这个时候,行动的意义远远大于争论。我想就算以后证明我这样做是错的,我可以反省,可以负责,可以承担应有的惩罚。即便是错了,如果我所作的事情能真正帮到一些真正需要的人,如果这些物资发挥了它能发挥全部作用的70%我也就满意了,虽然还有遗憾。论坛上很多帖子提到赈灾物品在采购,发放之中的问题,我不是为他们开脱,实在就是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能期望突然有一天,身边的苍蝇全死光了,那只能说明你到了天堂。你可以不齿,可以愤怒,但不要因为愤怒忘记了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就西安来讲,公司的货车基本已经被政府征用,在西安的也是让他们待命,我的车是找了一个车队的领导,让他给找的他的车队里的私人的车。

  

  要对车况和司机有一些了解,还有不要超载。很难讲你会遇到什么样的路,别自己的车出了问题不算,再把路或者桥搞坏了。 

  

  还有就是通行证。要考虑好有很多路段是只让赈灾车辆通行的。我们开了通行证,并且有西安的451医院派了两个协理陪同我们一起过去的。我们虽然穿着军装,但是属于伪军,特别是楼主,形象差一些,就更像伪军了,那两个协理可是正牌。通行证虽然准备了,但是路上并没有真的查验。车体和车头要悬挂标语,要在明显的位置上面标示出来你的单位是什么。路上能少很多麻烦。我遇到过类似的别的志愿者,从江苏,浙江开卡车过来的,基本也是要找一些手续。目前整体来讲,志愿者贡献很大,但是地位上面还是属于民兵甚至伪军。

 

2451医院医疗队

 

到了西安以后,得知了451医院医疗队的情况。

  

  西安451医院在绵竹派了30人的医疗队,在彭州有60人的医疗队。这家医院的野战医疗队共126人,包括医生,护士和几个后勤人员,平时这些人在医院里上班,有任务的时候组成医疗队上前线。这些人均是医院的骨干精英,一下子抽去90人,医院中的骨科,外科都是只剩下3名医生,门诊病房都要管。

  

  而彭州的医疗队514日到达眉山军用机场,为了抢时间,医疗队的40吨物资只带来10吨,除了3顶帐篷,每人一个背包外,放弃了大量补给物资在西安。带的10吨物资,基本上都是医疗设备,器材,药物和其他医疗用品。而到了彭州,当地的地方政府部门不接收,让他们自己开展义诊,见军人们都有自己的背包, 就说住宿也不用安排了。医疗队在了解当地情况后,要求前往银厂沟,但是当地行政部门无法安排车辆和向导。

  

  15日,在耽误了一天之后,医疗队队长,也就是医院的阎副院长亲自带先遣队率先进入银厂沟。随后,50多人的大部队分别搭乘部队路过车辆和志愿者车辆到达山下的龙门山镇。在龙门山镇集结后,购买了4桶桶装矿泉水和少量瓶装水后,医疗队开始携带装备步行登山。

  

  我现在也无法想象,每个人差不多六七十公斤的背包(我手提估计的,大概啊),10吨的物资,他们就靠步行和搭车,他们怎么上来的?而且那时路还有断的。。。

  

  上去以后,手机没有信号,他们就地扎营,跟随着野战部队在山里搜救,挨家挨户的寻诊,为伤病员治疗。银厂沟由于消息沟通不畅,道路不通,没有大型的救援设备,救援进展缓慢。直到17日,有移动公司人员路过,借用海事电话才让医院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完全没有补给,医疗队吃的是从西安带在每个人身上的压缩饼干,平均每人身上的矿泉水不到一瓶。洗澡刷牙洗衣服,更是想也不用想的事情。

  

  得到消息后,我没法形容当时是一种什么感觉。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

 

3)再说说救命的水吧。

 

银厂沟(具体位置见图1),饮用水已受污染,饮用水完全靠外部补给,因此,基本不允许洗脸和刷牙。有的部队配置有洗澡车,但是因为水太紧张,几乎用不上。无电力供应,靠自己的发电机供电。通讯方面,部分地区无手机信号,多数地区靠移动的临时基站提供信号。基站也是靠柴油发电机供电,不乏电时,几乎整条沟就没有信号。帐篷:多数是几家合住一顶帐篷,我见过6家人睡一顶帐篷。还有大量的临时用废墟里木头等搭建的简易帐篷。

  

  其实在营地不远就有一个矿泉水厂,17日医疗队见到了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这家水厂也毁了,但是一楼和三楼有一些库存。这些工作人员就是来处理这些水的。水厂送了一些水给医疗队和部队。我也不知道没有车的他们是怎样把这些水运回基地的。

 

在银厂沟,水有多么珍贵,我走前2天的时候,来了一辆消防车,给医疗队的水罐灌满了水,沉闷的营地一下子就沸腾了,平时沉静的女军医突然失去了仪态,开心的像小孩子一样,喊叫着,奔跑着,按他们自己说,过年也没有这么开心,见到水觉得特别亲。灌水的管子很长,很多人拿出好久不用的脸盆站在旁边,生怕漏出来的水会浪费,还有人马上很快把塑料瓶子切开,做成漏斗,拿做饭的盆子接水灌到用完的矿泉水空桶里。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除了水罐和5桶矿泉水桶灌满了,露出的水和罐子里的水装了4个脸盆,院长好像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一声令下之后,马上就有人开始拿毛巾开始洗脸,洗头。从下面图片中,大家可以看到他们是怎么洗头的,拿一个小杯子一点一点的浇水。因为那盆水并不属于她一个人。

  

4)再说说志愿者

  

  前边说过一些志愿者的情况,还有另一些志愿者,没有人关注,没有镜头和闪光灯,甚至没有感谢,没有后援。

  

  讲一个例子

  

  一天,沿着山路巡诊,路过一片废墟,远远的看见一个人朝我们挥手,然后跑过来。这是我当然的以为他是附近的村民。他领我们踩着碎瓦片,破木头到了一个离山路大约100米的到了一半的破房子里,说是房子,也就是还有一面墙,半个房顶。有一个老人受了伤。医生诊疗的时候,我了解到,带我们来的人是从山东来的,52岁。只有他一个人,自己做火车来的。

  

  他说,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志愿者,知道四川地震,他就来了。知道银厂沟受灾严重,他就来了。他几乎没有行李,没有证明信,没有黄丝带,绿丝带,没有任何志愿者身上常有的标志。

  

  他说他每天就在废墟里一处一处的寻找,看里面有没有活人,有没有被困住的,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人。他没有救出过一个被埋的人。能帮的,他自己做,不能帮的,他去找人帮忙。

  

  问他这些日子自己如何生活的,住在哪里,吃在哪里。他说哪里有地方就住在哪里,卡车上,救灾帐篷里,灾民棚子里,树下面。吃也是这样,兵营里,救灾点上,灾民吃饭的地方,志愿者处。

  

  看着他憔悴的样子和褴褛的衣服,我无话可说。伤者被送走了,我们也要走了。除了把身上的食品,水,受点都给他以外,我还能做什么呢?临走时告诉他我们的驻地的位置,和他说随时有困难就去找我们,随时到我们那里吃饭,可以到我们那里拿他需要的东西。他连个被子都没有,我不知道这些阴冷潮湿的夜晚他是怎么过来的。知道我离开再没见过他。

  

  遗憾没留他一张照片,甚至没留下他的名字。留下了又怎么样呢?大爱无疆,都在讲,能做到的有几个呢?大家说我是好人,他是不是就是圣人了?我敬佩他甚至敬仰他,但是他所做的我做不到。

  

  看他的气色,看他的生活,远不如他每天在帮助的灾民。这只是我举的一个例子,其实混的比灾民还惨的志愿者在灾区不算少数。那么多人牵挂着灾区的灾民,有谁在关心这样的没有任何后援的志愿者呢?又怎么帮他们呢?

  

  另一个角度,我也奉劝将要去灾区的志愿者和今后要去灾区的志愿者,一定要充分做好准备工作。要去哪里,去做什么,后援如何做到,都要提前准备好。还有就是对自己的情况要有清醒地认识,自己能做什么做什么,不要试图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灾区不是表演的舞台,没有足够的体力,不要去山里或者其他比较危险的地方,如果没有平时足够的训练,不要去没有路人烟稀少的地方。我们是去帮助别人,随时注意尽量不要麻烦别人,尽量不要让别人照顾自己,尽量不要成为别人的负担。

  

  再提醒一下,如果你是非政府的志愿者,后援一定考虑好。救灾也像战争,政府和军队救灾,有他们的补给队伍。他们的补给解决不好还出问题,更别说个人了。去灾区之前要决定,要么依靠政府的后援,现联系好,要么自己解决补给。

 

5)灾情

 

银厂沟以后是地名了。我遇到过四川政府部门的人,他们说那里基本上以后不会再发展旅游业了。现在很多山的山体无法固定,修路也恐怕不好修。

 

银厂沟里有农家乐客栈八百多家,70%以上倒塌,其他也成危房。沟里共有三个村子是整个村子被埋的。其中有一个村子60多户,400多人,还有两个村子在小龙潭附近,两座山合在一起,村子里据说是有4-500人被埋,还有许多去游览的人。当天去拍婚纱照的至少7对新人,只有一男一女跑了出来。

 

很多山上的伤员是靠下面图中这样的担架抬下来的。两根竹竿和一些各种绳子电线做成的,虽然简单,但是轻便实用。

 

6)发放救援物资

 

刚到银厂沟的时候,找到当地的基层负责人接洽,了解当地受灾居民的数量和需求,以便物资集中发放。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当地的帐篷已经搭建好了一些,当时有160人主了过来。第二天说还要过来400人。他说他们的物资都是集中保管统一分配的。老实讲,当时我有点不太信任他。我印象里常常对村长什么的好像有一些偏见。

 

当时的情况是,虽然受灾的人回来了,但是他们基本是一无所有了。被子,衣服都要到废墟里面去翻找。有可能就在这个废墟里面或者旁边,一具尸体刚刚被移走。找出来了,洗也没法洗,也不管干净不干净就先用着吧。你没办法指责他们不注意防疫啊什么的,不这样又怎么办呢?连吃的东西也几乎没有。所以我当时很怀疑他说的集中保管,如果我当天都发下去了,第二天那400人来了怎么办?

 

  我们发放了大米,饮用水,女用卫生巾,婴儿米粉,奶粉,盐,手电,收音机。发放物资的时候,村民情绪很激动,好几个人甚至失声痛哭,准备给他们的物资有点一抢而空的样子。

  

  我心里越来越打鼓,有点怕给明天上来的人准备的物资不够用。于是站在卡车上,狠着心对他们说,剩下的不能发了,我们还有三处地方要发放。出乎意料,村民们没有一点不满意,纷纷说,已经够他们用一段时间了,快给更需要的地方送去吧之类的话。说的我鼻子酸酸的。

 

有一袋子米撒了,村民一颗一颗的拣,我们的军医也去帮忙。

  

  当天,又发放了两处地方。

  

  第二天一清早,再次走到居民点上。看到我们昨天发给他们的东西真的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临近道路的一个帐篷里。连我前一天故意拆成一小包一小包的食盐,都一起集中放在一个纸箱里。

  

  再去看他们做饭,三个大锅,五六个人,正在做整个居民点的饭。

  

  没话说,马上把全部准备给这个居民点的东西都发给他们。

 

7)寺庙、学校

 

一个银厂沟里面的寺院,名叫莲池寺,在地图上称接引殿。这个寺院是沟里面13座寺庙中唯一没有损毁的寺庙。

  

  不仅没有损毁,而且仅有一座佛像毁坏。

  

  寺中的主持是妙法法师。她是一个传奇人物。首先,我们听说她在地震发生以后带领居士和村民救出了很多幸存者;然后见到她在当地极有威望,给村民看病,而且对西药运用熟练。看病发药都不收钱。还有听说她不是从小出家,而是在北京读了博士以后才出家,而且出家之前已经作了某家医院的院长。

  

  就是这样神奇的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尼姑。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和想象相差很远,看起来很普通。说说客气话,我说听说了很多住持的事情,很敬佩。法师说:“啊,什么主持啊。”然后我又说听说她以前是博士,她说:“啊,什么博士啊。”她好像从不承认我所听说的她的事情,但是也不否认。

 

也发个学校的照片吧。希望今日的惨剧我们每个人都要牢记,特别是做建筑行业,监理,施工单位的朋友和政府部门的朋友。也许现在不是还不是追责的时候,但是,人活于世,应坦荡清白。可能没有人故意害人性命,但无辜者却因你而死,或者与你有关,即便有再大的富贵,能心安的享受吗?可能暴露出的问题并不是建筑业本身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如果我们不能改变社会,我们是不是应该随波逐流?如果我们不能兼善天下,我们能不能做到独善其身?

  

  莲池寺也是新建的建筑,但是和其他房子相比有一点不同,它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已经建造了7年还没有建完。一方面是它的资金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妙法法师要求比较严格。

  

  反过来讲,现在可能还不是指责和争吵的时候,我们更紧迫的是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8)离开

 

我走的时候,已经有消防车给驻军和医疗队送水。但是居民点还缺乏储水用的东西。

  

  这些日子里,接触了大量的志愿者,军队,医疗队,有很多感动和敬佩。希望借此向他们致意。

  

  地方政府,民政,红会的组织协调工作总的来讲有一定问题,直接造成物资,人员分配协调出现问题,一些一线队伍和志愿者补给跟不上,一些地方的物资好像堆积如山,而真正需要的地方又送不上去或者干脆就没人去做。志愿者有热情,但是没有得到很好的分配。成都的志愿者组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各种车辆—-我见过的有卡宴,Q7这样的名车,也有金杯,金刚这样的车辆,载着各种物资,包括蔬菜,消毒药水,隔离衣,帐篷送到灾民和救援人员手中,再问他们需要什么,再回去准备。车辆达不到的地方,靠双腿和肩扛把物资运到最需要的地方。

  

  特别向西安451医疗队的两位医务人员致意,我不知道是否是否违反军队的规定,所以暂时隐去他们的名字。

  男一:接到任务出发当日母亲被西安的医院下了病危,他义无反顾的前往灾区,第3日母亲去世,问候他,他只说,没办法,忠孝不能两全。

  女一:地震时家人包括父母都在绵竹郊区,一连几天都无音讯。每天只看到她默默的为病人和伤员治疗、走10几公里山路巡诊、甚至微笑着抚慰惊恐的孩子,然后按时睡觉休息,从未见她留下一滴眼泪。到了第6天,她接到了全家平安的消息,大哭不止,半小时后继续正常工作。

 

  我不会讲华丽和漂亮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多去相信一些正面的,美好的东西,特别是对自己不了解的,不清楚细节的,没有亲眼看到的阴暗的东西慎重一些。自己的言论可能会影响很多人对实际的看法。特别是如果是误导那么在这个时期可以说是很大的罪过。我可以和大家讲,我听到的骇人听闻的东西绝对是。。。骇人听闻的。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形容。可是我只会私下和一些朋友讨论一下,或者和相关部门的朋友核实。其实,在生死面前,我们曾经在意的东西有那么重要吗?谁怎样说了,家乐福要不要抵制,哪个地域的人不好了,哪个无知的小姑娘怎样骂人了。。。这些真的重要吗?温总理讲,多难兴邦,其实中国是在一个难得的机遇中,中华儿女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团结,这么齐心地做一件事情了,我们看到了曾经以为已经不存在了的,自己身上的,别人身上的热血,激情与善良。这不难得吗?任何时候苍蝇总是有的,不是说要容忍苍蝇的存在,而是我们要看到,我们有更急迫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四川的灾区重建是一个漫长而且艰辛的过程,需要持久地坚持而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甚至作秀。中华民族的振兴更是如此。

 

9)结语

 

我这几日一直不能从某种情绪中走出来,空气里好像还弥散着若有若无的淡淡的让人忧伤的臭味。这种味道无无法描述,确实是臭的,但又不是让人厌恶,而是无法遏止的悲伤。

 

这次灾难,就我所见所闻,我认为中央政府形象好,军队形象好,志愿者形象好,人民显示出了力量,而地方政府表现不尽如人意甚至有些差到匪夷所思,各级政府是什么领导,作了些什么事情,并不是我们所能决定和参与的,我们该如何面对?以我们的能力,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改变,就应该考虑我们有什么办法在不依赖我们不信任的机构的情况下如何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实实在在的帮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灾难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自己身上的,自己地区的,自己行业的,自己国家的美丽的和丑陋的,善良的和丑恶的,激情的和冷漠的,许许多多。没有这次灾难,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会知道刘汉、陈光标。又是一个放大镜,把许许多多细微的地方放大到极致。又是一个试金石,有人生的虽然卑微,关键时刻显示出了伟大的人格。有的辉煌灿烂,却以实际行动暴露出了下面埋藏了多年的苦心经营的虚伪和肮脏。平时称赞一座建筑建的好,我们不过是赞扬他诚信,而经过地震的考验,却在人民心中铸成一座丰碑。

  

  每个人在心里掂量着,评判着所看到听到的一切的真伪,对错。每个人的心中树立了一个标尺,渐渐形成一个个观点,然后忙着用这个观点去评判自己周围的人,救援的人,被救援的人,政府的工作人员和领导。

  

  可是这种标尺并不是唯一的,于是就出现了争论,争吵和怀疑。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立场,然而,在目前,立场不是最重要的。救援还未完成,灾区需要重建,还有无数的人流离失所。我们最需要考虑的事情,是如何更好的帮助灾区人民。

  

  而且,我们有没有想到,中国遇到的是多灾多难的一年,这次灾难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也许我们今天经受的灾难,只不过是一个序幕。也许只是9级地震之前的一个前奏。今天的四川,也许是明天半个中国所发生的事情。我们有这个准备面对吗?

  

  今天我们多想想如何帮助四川受灾人民,多总结,多想出切实的办法,也许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今天有了准备,做足了功课,某日灾难来临时如果侥幸没死,才不会惊慌失措。

  

  我想说我几个观点:

  

  1、生命面前,钱不重要。这好像没什么可说的

 

  2、生命面前,奥运会不重要。我觉得奥运会只是一个游戏,而在四川发生的,是一场战争。 而且不是人类之间的战争,而是人类与自然的一场战争。奥运会大不了不开了,有什么了不起,也不是没停过,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3、做比说重要,行动比争吵重要

  

  4、不要苛求别人完美。也不要苛求世界完美。对于自己没有做的事情,可能你不了解别人的苦衷,自己做的比别人好的时候,或者别人做的没有你想象中好,可能是别人的能力比你差一些

  

  5、对待救灾中出现的一些实际存在的问题。不要要求太高。既然我们每个人周围都存在着各种问题,你不能要求到了灾区就不存在了,就成净土了。

  

  6、灾民真正需要什么,我认为救灾所提供的物品,应该是能让他们健康活下来的最基本的东西。这些东西应该是很有限度的但是是广泛的帮到多数人的。

 

  其实不是所有灾民都知道他需要什么。如果我是受了灾的,你问我要什么,我要柴米油盐,你给了我。我又要被子家具,你也给了我,再问我要什么,我可能会说我想要一个自己的房子,最好有家电、洗衣机、空调。这些你也给了我,还问我要什么。我可能会问你,我出门不方便,能不能给我辆摩托车。。。。再发展下去,我还希望有个汽车,卫星电视,电脑。如果这些你也都给了我,那我还做什么呢?我要的东西都有了。这不是在帮人,这其实是在害人。大多数灾区人民吃饭、睡觉、衣服的问题还没解决之前,有一些东西就显得有点过度了。

 

  救灾,不是说要你给他一个生活,住和你一样的房子,过和你一样的日子。我们只能救灾,每个人的生活都要自己创造。与其发给1000个灾民每人一部手机再加上话费,不如建造一些固定的话吧,让所有灾区人民都解决基本的联系需求。

  

  7、需要实事求是的新闻报道,但是真实比感人更重要。我认为新闻和电视剧还是有区别的。

  

  8、作秀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作秀的同时如果可以,请尽量多做一点有贡献的实际事情。如果因为作秀影响别人的工作是不对的。如果因为作秀说假话,为了自己升官发财欺骗全国人民是不可原谅的。

  

  9、要原谅。包括每个上前线的军人,医生,志愿者都不是完人,我们要看他们主要的部分,看他们做了什么。如果真的以挑错的态度去研究,那就是挑错的人的问题

  

  10、尊重别人的经历和体验,尊重别人的角度、立场和观点,别动不动上火、争吵、扣帽子。

  

  11、丑恶的嘴脸自有他们应有的去处,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不必太心急。不要因为愤怒忘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