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记者藏区行 实地感受冲突缘起、走访汉藏回民众

摘自路透社中文网站:实地感受冲突缘起走访汉藏回民众

“那些不能读或写汉字的藏民,他们看着别人赚钱了、开上汽车,他们很生气。他们认为有一部分应该属于自己,”卓尼的一位藏族女性凯里(音)说。

“我想这就是抗议游行变成暴力活动的原因。”

路透记者藏区行 实地感受冲突缘起

 

路透卓尼49日电(记者Chris Buckley)—在中国山脉绵延的西部,安全部门密切关注各处的藏传佛教寺院与藏族居民区。藏区反抗政府的传统,以及近期在经济层面的不满,引发了最近的骚动。

 

不仅限于西藏自治区,包括临近省区的藏民,也对部队调动武警部队、设置路障和频繁巡逻等措施,以及政府对不法者的严厉警告等讯息淡然处之。

 

在甘肃的卓尼县,当地居民称,三月中旬曾发生抗议的藏族民众放火烧了一所学校,设立了路障,并砸毁了官员的汽车。

 

路透记者近期在该县的旅程发现,当地的抗议已经停止,只是一路上仍处于严密防范中。当地警局和汉族人开的商店被砸碎玻璃的窗户,已经迅速得到了修补,商贩们又重新回到尘土飞扬的街道。

 

但当地以及甘肃南部的藏民不满于政府对待达赖喇嘛的态度,并认为政府在经济上偏袒汉族移民以及邻近村镇的回族人。

 

这里的汉族人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没法发展,当地农牧民Tsairang说。

骚乱和达赖喇嘛没有关系。他就像是我们的一位被挡在家门之外的家人。你不能怨他。

 

新华社报导称,三月份在甘肃南部的冲突中,共有94人受伤,经济损失达到3,260万美元。

 

传统上,这些地区是不满中国政策的前沿阵地,伦敦经济学院的Andrew Fischer表示,他一直在密切研究西藏以东省份的藏民区。

 

四川、云南、甘肃和青海的藏民区彼此之间差异颇大,有的地区长期与汉族文化的融合,而有些地方很难找到会将普通话的藏人。

 

在四川北部,白马藏族长期以来从事农耕和养猪,吸收了附近汉族居民的众多文化。

 

在这里的相宿贾村(音),很多居民家中挂着毛泽东和其他共产党领导人的画像,他们更多遵从当地习俗,而不是佛教。

 

我们已经学会和汉族人共处。这不是很自然的吗?在火旁盘辫子的安珠(音)说。

我们现在都学汉文。学藏文没有用。藏文不能帮你找工作,当个学校老师都办不到。

 

但沿途达到四川和甘肃境内海拔更高的地区时,也就是当地藏族人称之为康巴和安多的地方,种植的不再是蔬菜,饲养的不是山羊,取而代之的分别是小麦、大麦和?牛,藏民居住的也是青藏高原独有的石头或泥胚茅草房屋。

 

在贸易口岸和宗教村镇,譬如理塘和阿坝,当地牧民喜欢的是牛仔帽和装饰有西藏传统图案和宗教图案的摩托车。

 

来自阿坝的一位藏草药商贩甸仓尼玛(音)说,他的家乡发生那种冲突并不奇怪。

在藏族人中,阿坝的藏人也是以勇猛闻名,他接受路透的简短电话采访时说。

他们叫我们康巴人。那是说我们比其他所有地方的人都要坚强。我们总是第一个冲上战场,最後一个停下战斗。

 

这些地区的藏传佛教僧侣传统上也异常敬奉达赖喇嘛。在甘肃夏河的拉卜楞寺,三月中旬曾有数千喇嘛和藏族人抗议示威,中国政府指责达赖集团指挥操纵了抗议和暴力活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喇嘛说:这里有太多的不满,但原因非常复杂,并不是他(达赖喇嘛)一个人的事。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Barry Sautman称,在1959年导致达赖喇嘛出逃印度的藏区叛乱中,西藏周边地区的喇嘛扮演了重要角色,并在其後半个世纪中在流亡海外的藏人势力中异常活跃。

 

我确信,多年以来这些流亡人物一直在(西藏周边藏区)当地的寺院内建立势力网络有些地区的宗教政策比西藏宽松得多,使他们能够建立联系。

 

经济不满

 

尽管这场骚乱中喊出了诸如藏独达赖喇嘛回归等政治口号,但暴力分子往往同时攻击当地经济发展的标志——汉族和其他民族商人经营的店铺。

 

此前,中国政府开发这些西部地区的努力,些许减少了当地的部分不满,藏族人并非是当地唯一生活艰苦的民族。在甘肃贫瘠的山区,汉族和回族村民和藏民一样的穷。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四川西部和其他地区的部分藏民则通过旅游业、建筑业和传统的藏医药等行业,变得富裕起来。

 

但藏族人表示,不断扩大的旅游业和国有投资,更有利于技艺熟练的汉族移民和回族商人,而不是教育程度低的藏民。

 

那些不能读或写汉字的藏民,他们看着别人赚钱了、开上汽车,他们很生气。他们认为有一部分应该属于自己,卓尼的一位藏族女性凯里(音)说。

我想这就是抗议游行变成暴力活动的原因。”()

 

翻译:王燕焜 发稿:王丰

 

 

 

路透记者藏区行 走访汉藏回民众

路透玛曲411日电(记者Lucy Hornby)—中国西北部偏僻小县城玛曲是上个月藏区骚乱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如今,这里的店家正在考虑关张大吉,离开玛曲。

周四,当记者们来到玛曲的主要商业街时,可以明显感觉到藏族人、回族人和汉族人之间的紧张和恐惧气氛。一些店铺和政府建筑被破坏和烧毁,还有很多建筑的玻璃被砸碎。

玛曲位于广袤的草原之中,历史上一直是藏区。在毛泽东时代,这里是饥荒和政治运动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直到1999年,这里才向外国人开放。

316日,西藏的骚乱波及到了玛曲。这里的公路直到上周才恢复通车。

藏族店主说,警方反复对他们进行走访和问讯。一些当地人则表示,几伙可能是来自四川省的年轻藏族男子经常在傍晚时分出现,恐吓回族和汉族店主。

这是因为他们不想让我们呆在这儿,想赶我们回家,雨雪即将袭来,裹着黑色头巾的回族妇女马海梅(音译)说。

她说,暴徒们将她开设的超市点燃,她随後从中逃出。她的丈夫则在店面外面遭到殴打。他们已经将两个孩子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安装了新的铁门,并且雇佣一名工人来清理被毁坏的店房。

我会再等三个月,然後决定是否留下来。这要看政府能不能恢复秩序。

汉族商人李怀全(音译)说,他的妻子已经离开玛曲,去了夏河,他也计划离开这里。

但是我房租已经交到了6月,而且还有押金。所以这段时间,我还会继续卖点货。但是如果再发生骚乱,我就会马上带着货回家,李怀全说。他的民族饰品商店里到处是碎玻璃和翻倒的柜台。

一名藏族商人说他也准备离开这里,因为气氛不好

这些波及范围广泛的事件确实在公众中制造出了恐慌情绪,甘南自治州州长毛生武周三对记者说。

毛生武表示,随着更好地向全世界宣传事件真相和政府的政策,以及加强安全措施、将闹事者绳之以法,恐慌情绪将逐渐平息。

对未来的担忧

记者随後在土路上颠簸两个小时,来到了曼日玛镇的夏休寺。这里的喇嘛对记者说,他们中有三人到玛曲去,只是去看看,就遭到拘留。其中两人在缴纳了高额罚款後获释。

我们很害怕。周围都是军队,军人们经常来检查。我们担心这些事情对我们的影响,担心未来,一位喇嘛说。

寺门口蹲坐着一些穿着藏族服装、戴墨镜,身材魁梧的人。寺内的人说,这些人是政府安全部门的便衣。玛曲的藏族店主说,他们多次受到警察问讯,还说有三个年轻的藏族人本周在看守所内被打。

毛生武对记者说,甘南州各县目前仍有432人因骚乱事件被拘留,其中包括170名喇嘛,八人被正式逮捕。

虽然中外记者被允许在玛曲街头采访,但是由于陪同访问的当地官员不离左右,采访往往很快就结束了。许多藏族人说他们不会说汉语,或者只是说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会继续观望。我有点害怕,但是想看看事情到底会怎麽发展,回民马哲说。他介绍说自己的编织品店位于一个藏族老板开设的市场内,因此免遭破坏。

大部分接受采访的汉族人和回族人都表示他们是在十年内搬到玛曲来的,其中多数人都来自甘肃南部的其他县。

我是藏族人,现在我为这里而感到可惜。我从来没想过我们能有这些建筑,”60多岁的Lamajyep用流利的汉语说。

看看这个派出所,盖这样结实的楼不容易啊,几个小时就烧掉了。这难道不可惜吗?不过我不会讨论民族关系的问题,因为我没有文化。”()

翻译:余乐 发稿:王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