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力作:我外公写的康区平叛回顾

原文来自mitbbs:发信人: tianqw (南墙), 信区: Military

 

我作为一个新四军老战士,有幸参加藏区由农奴制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伟大斗争,能为藏族劳动人民彻底翻身解放尽微薄之力,深感无尚光荣。现将我亲身参加平叛、改革斗争的片段做一回顾。

  

地理特征,社会政治面貌

1956年夏,我紧急奉调到康定分区工作,先任分区副司令员,后任司令员。我头天接到调令,第三天到职,第四天去康北指挥所。从此又过着战斗生活。12年的艰苦岁月,每年春天出发,秋天回营。多数时间,白天行军在马背上,夜宿帐篷里,吃的是酥油糌粑或罐筒煮面条。高原气候反常,有句顺口溜说: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六月雪花飘,四季穿棉袄。高原生活艰苦可想而知。

 

康区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四川盆地西部。俗称康,亦称康巴地区或康区。东与阿坝、雅安地区接壤,南与西昌地区和云南省迪庆州毗邻,西沿金沙江与西藏昌都地区相连,北接青海省玉树、果洛地区,总面积十五万平方公里。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纵贯全境,境内横断山脉高耸入云,平均海拔在一千五百米以上。康定是旧西康省省会。解放后,为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康定军分区所在地(现改为甘孜分区)。康区,习惯分为康东、康北、康南三路,全区21个县(现改为18个县),五十二万人口,百分之八十为藏族、彝、回、汉族只占百分之二十。藏族群众信奉佛教,七、九、十、十一世四个达赖喇嘛的出生地在康区,并在康区转世。全区有大小寺庙五百八十多座,喇嘛五万余人。康区当时处在农奴制度时期,封建土司、头人占有自己的部落,各自为政,广大藏族群众在土司、头人与寺庙政教合一的统治下,不仅在政治上、经济上遭受残酷的剥削和压榨,而且在精神上也受着奴役。由于腐朽落后的社会制度,致使整个康区社会停滞不前,经济衰竭,文化落后,人口下降,许多农奴因为不堪农奴主的野蛮统治,被迫离乡背井,到处流浪,使康区农村、牧场,呈现一片满目疮痍的凄凉景象。广大农奴,用自己的歌声倾诉道:雀儿山再高也有顶,金沙江再长也有源;唯有藏族农奴的痛苦呵,说不完!

 

红军长征在康区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193510月至19367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长征途经康区,红军广大指战员走遍了全区15个县的农村和牧场,正确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广泛宣传北上抗日的主张,帮助藏族人民建立了党的组织和巴波政府(藏族人民之意)、农民协会和巴波自卫军等组织。有不少的藏族土司、头人、活佛等上层人士受到了党的统一战线教育。许多藏族群众第一次懂得了阶级和阶级压迫,晓得了世界上有一个为劳动人民求翻身解放和推翻剥削压迫制度的党和军队。一些觉悟了的藏族群众积极支援红军,参加红军,掩护红军,真正走上了求解放的道路。当时仅在丹巴县的巴底乡就有272人参加了红军。红军北上后,在康区境内留下了3300余名红军的伤病员。康区群众冒着国民党反动政府和地方封建势力杀头的危险,千方百计保护了这批红军,同时留下的红军伤病员,在广大藏区传播了劳动群众翻身求解放的革命道理,使康区境内各族人民在艰难深重的黑夜里看到了黎明的曙光,为康区后来迎接解放奠定了政治和思想基础。

 

这段很有用

少数反动的封建农奴主,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不仅对农奴们进行残酷剥削和压迫,而且千方百计破坏党和政府的各项政策。党和政府调解冤家械斗,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而他们则继续制造和扩大部落之间的冤家械斗,扰乱社会治安,危害人民的生命财产。党和政府给人民群众贷粮贷款,发放农具,救济寒衣,领导人民群众开垦荒地,发展生产,而他们则加紧逼租逼债,到处插标划界,借口是神山神水进行阻挠。党和政府开展民族贸易,支持人民群众发展生产,而他们则反对建立国营商业机构,到处抢劫国家物资,并进行贩运鸦片和枪支弹药等危害国计民生的非法活动。党和政府发展文教卫生事业,提高人民群众文化健康水平,而他们则反对建医院办学校,强迫儿童去寺庙当扎巴(小喇嘛),破坏党的宗教自由政策。党和政府大力培养民族干部,而他们则对民族干部进行威胁利诱,打击甚至杀害。他们还公然组织匪徒破坏交通运输,抢劫汽车和邮件,暗害政府工作人员,伏击人民解放军小分队,进行种种的反革命破坏活动,充分暴露了他们的反动凶恶面目。这些事实教育了人民群众,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无比愤怒,全康区各族人民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反对封建农奴主剥削压迫制度的自发斗争风起云涌,遍地出现。从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公布后,各地群众自发斗争越来越高涨,抗租、抗债、抗乌拉差役的斗争此起彼伏。许多藏族群众说:我们只翻身了半边身,还有半边没有翻过来,封建农奴制度这坐大山还压在我们头上。他们问工作队的干部,这里什么时候改革。各县群众纷纷写信,上书给党和政府,要求实行民主改革,把压在他们身上的剥削制度和科巴制度全部都废除。白玉县三十多户农奴向头人提出减租减债的要求,头人不允许,他们便理直气壮地说:土地是国家的,不是你们的。你不减租,我们就不交。新龙县有150户农奴提出:废除封建乌拉制度。并有七十多人到县政府告状,要求政府下令废除封建剥削制度。稻城县一百四十余户集体抗租抗债,反动的农奴主鸣枪镇压,群众也举枪示威,表示反抗。巴塘县三区有一千三百余群众起来抗租抗债,发生流血事件。这些不断发生的群众斗争,充分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封建农奴主切齿痛恨,对实行民主改革要求强烈,对推翻封建农奴制度的民主改革势在必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要逐步消灭剥削制度,建立社会主义社会。毛主席在一次谈到少数民族地区改革时指出:旧制度不好,肯定了少数民族地区改革的必要。周总理在全国政协三次会议上明确指出,各族人民内部的适当改革,是各民族发展的进步,是跻身于先进民族水平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因此,在康区逐步地进行民主改革是完全必要的,也是正确的,充分反映了全区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和迫切的要求。195512月,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根据甘孜州代表团提出的提案,经过充分的讨论协商,通过了在甘孜州内实行民主改革的决议。跟着,19562月在甘孜州人民代表会议上,反复协商,做出了先在农业地区实行民主改革的实施办法,从州到县都通过协商作出了赞成拥护民主改革的决议。

 

民主改革主要内容和党的政策

民族地区民主改革主要内容是: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废除高利贷;废除一切封建特权;解放安置娃子(奴隶)。在具体政策上,在不损害藏族劳动人民的切身利益的前提下,对农奴主作了适当的让步。对他们的多余牲畜、农具、房屋和粮食实行征收,其他财产一律不动。对牧区民主改革采取比农区改革更宽的政策:对宗教寺庙暂时不动;对拥护赞成民主改革的,放弃剥削、接受改造的僧俗上层人士,在政治上和生活待遇上均给予妥善的安排和适当的照顾。实行和平协商改革,是我们党在人民民主专政的历史条件下提出来的,是阶级斗争一种特殊形势。实现和平协商改革,是党和政府的愿望,但应看到,推翻封建农奴制度的民主改革是两个阶级你死我活的决战,反动的封建农奴主决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少数反动分子,自以为他们手中掌握了大量的武器,可以同党和政府较量。他们妄想在帝国主义、国民党残余匪特和西藏反动集团支持和策划下,在民主改革刚刚开始,甚至许多地方还没有开始时,掀起了武装暴动,这是他们的反动本质最彻底的最集中的暴露。

 

康区武装叛乱的起因

1955年夏,达赖喇嘛率领的西藏反动集团上层分子索康、亦江等,乘参加北京全国人大会议返回西藏途径康区时,分康北康南两路沿途召集寺庙上层和土司、头人开会,进行周密的组织策划和布置。在康南,他们与披着活佛宗教外衣的美蒋特务、国民党中将、中央特派员段象贤等勾结策划,曾在理县召开秘密会议,成立所谓安日新康国家,任命总理、副总理,设立军政长官,编组护教军等反革命组织,他们打着保护民族、保护宗教的两面白旗,污蔑民主改革是汉人改藏人。他们提出人人反对共产党、人人反对民主改革等反动口号。他们煽动、强迫藏族群众一户出一人参加叛乱,违抗者要受到诛灭全家、抄没财产的处罚,并规定叛众迟到集合点一天,要罚款五百元。他们的护教军公然打出国民党反动派的雪山狮子旗

 

党中央指示和关怀鼓舞了康区广大军民

19566月和19572月,党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先后两次召开会议讨论康区平息叛乱和民主改革问题,进一步肯定了改革是完全必要的 ,改革的决心是下得对的。指出,人民群众同叛乱分子的斗争是阶级斗争性质,平息叛乱是解放战争。要边平息叛乱边改革,解放广大被害的藏族人民。19573月,毛主席在四川省关于甘孜州民主改革的一份报告上批示:金沙江以东要坚决地改,批示交书记处办。当时由邓小平同志任总书记的中央书记处开会讨论报告时,邓小平同志指示:改革要真改,彻底地改,假改不如不改,要发动群众来改;同上层协商还要做,但改不改不能取决于上层的态度;仗要打,不要放松政治争取。军事打击与发动群众相结合的平叛方针,要打一些好仗才能争取。为了落实党中央和邓小平的指示,19575月中央军委总参谋长粟裕同志,受毛主席和党中央书记处的委托,率总部工作团来西南检查平叛工作,听取了成都军区和四川省委领导关于康区平叛改革情况汇报后,召开了有西藏、云南和成都以及成都军区有平叛任务的军分区领导参加的成都会议,这次会议我也参加了。粟总长在听取了各个地区汇报情况后,在会议上进一步阐明了党中央对金沙江以东地区坚决实施平叛改革的必要性和不达目的决不收兵的决心,并进一步强调充分发动群众是完成民族地区平叛民改任务的关键问题。要求西藏、云南、青海和成都的各个参战部队,要主动配合、互相协调,积极创造条件,要迅速完成平叛民改任务。随即党中央又派王维周、刘格平同志率中央慰问团慰问遭受被叛乱分子危害的群众和参加平叛民改的军民,宣传中央的政策,协助康区军民进行平叛民改工作,并向群众发放大量的粮款和物资,拯救了受害群众,帮助群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党中央的指示和关怀,使康区广大军民受到极大的鼓舞,增强了平息武装叛乱和完成民主改革的信心和决心。

 

平息武装叛乱 保卫民主改革

少数反动分子,为了保护他们的封建特权,在国民党残余匪特和西藏反动集团的煽动和策划下,逆潮流而动,1956225日,在色达地区组织武装叛乱,首先打响了反对民主改革罪恶的第一枪。不到一个月,武装叛乱波及蔓延到除康东的康定、丹巴、泸定县以外的全区18个县的农牧区。他们围困县城,攻打党政机关,断粮、断电、断水,杀害地方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袭击人民解放军部队,破坏交通运输,奸淫烧杀,无恶不作。他们狂妄叫嚣:反对共产党,赶走汉人,不准改革。一时白色恐怖笼罩着康区,给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为了保护各族人民的生命财产,为了藏族人民的彻底解放,康区部队奉命于19563月投入平息武装叛乱,保卫民主改革的正义斗争。部队根据成都军区和四川省委关于坚决贯彻中央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发动群众三结合的平叛方针,和一片一片平息,一片一片改革,巩固一地再转一地的指示,必须集中兵力重点突破,先平息康北各县武装叛乱,完成农业地区民主改革。全区平叛分为两个阶段,从19563月至195912月按照先康北后康南的顺序,先后组织六次规模较大的军事行动,围歼大股的武装叛乱,基本完成农牧区民主改革。1960年至1967年,肃清小股和残余叛乱分子,巩固改革成果。1956年上半年,康区部队以三个团的兵力,在康东各县两千余民兵协同下,在西安空军轰炸机中队的配合下,首先解除康南——理塘、巴塘等各县城被叛乱分子围困的危险局面,并乘胜打击了康北各县叛乱武装的破坏活动,制止了武装叛乱发展的势头,初步稳定了全区社会动乱局面。

 

19574月,我们第一次组织了康北上扎科战斗。以林冲、亚里乌金为首的一千余叛乱分子,盘踞于德格、甘孜交界的上扎科地区,到处袭击我改革工作队和我军运输车辆,抢劫我粮站的粮食,抢劫群众的马匹、牦牛六百余头,物资四百余驮,烧毁民房六百余间,还经常以小股窜扰川藏公路沿线,破坏交通。我决心集中兵力围歼这股叛逆。我各奔袭合围部队,经过三昼夜的连续作战,围歼了大量的叛乱分子。我乘胜开展政治攻势,争取了年古、竹庆、玉隆等地叛乱分子投降。到六月底,共歼灭叛乱分子二千余人,收缴枪支三千余支,除叛首林冲土司带少数亲信逃往金沙江以西外,其余一网打尽。随着平叛斗争的胜利,这个地区的民主改革全面发展。白玉县昌太地区是德格、甘孜、新龙、义墩四县交界的一块约五万平方公里,几不管的地区。以甲日尼玛、呷米阿仁为首的两股叛乱武装,在几个县的边沿地区到处抢劫群众的牛羊和物资,杀害干部和积极分子。政府工作队无法进入该地区开展工作,成了他们的独立王国。19578月,我康北指挥所奉命集中十个营的兵力,分东、西、南、北四路奔袭合围昌太夺柯寺为目标的叛股,继之分路连续追击,后又划区清剿等作战手段,从820日起至11月底约三个月的时间,歼灭叛乱分子一千七百余人,叛首毙一俘一,收缴各种枪支二千余支,为白玉县在昌太地区的民主改革扫清了障碍。康北农业地区大股叛乱基本平息后,为了完成石渠、色达两大牧区的民主改革,根据成都军区黄新亭司令员在甘孜县召开的平叛会议部署:先平息石渠地区的叛乱,尔后东、西夹击,聚歼色达县境内的武装叛乱。19584月,我康北指挥所奉命集中四个团的兵力,先以一个骑兵营绕道石渠色达边境直抵孟龙寺至察克尼亚,封锁石渠北线叛敌逃往青海的退路。另一部分兵力封锁德格县的松卡渡金沙江上游至阿克多的西线。又以装甲摩托连控制甘孜线坝岔至德格玉隆川藏线防敌南逃,构成了一个大包围的态势。主力在青海省友邻的配合下,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手段,围歼麻木柯、汪布柯、温波寺一带郎加彭错为首的叛乱武装一千四百余人,少数漏网的叛乱分子,分为二、三十人小股到处流窜,隐藏山沟、牛场避我寻歼。我平叛部队根据敌变我变,适时采取了积极军事清剿与开展政治争取相结合的办法,采取大会、小会、访问群众,张贴布告等形式,宣传党的平叛政策,发动群众,开展亲劝亲,邻帮邻,父劝子,妻劝夫,捎书带信等活动。40天歼灭和政治争取回来的叛乱分子四千余人,收缴武器一千七百余件。剩余少数残余分子逃到石渠与青海交界的山区,我组织捕歼分队带领民兵,每到一处发动群众了解敌情,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捕歼灭和争取回来三百余人。石渠县工委乘胜开展牧区的民主改革工作。

 

19588月,前指决定:除留少数部队在石渠清剿残叛,配合和参加民主改革工作外,其主力向东,协同我由南向北的部队在友邻青海果洛部队和阿坝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夹击色达地区的叛股。由于我方首先加强了内外侦察,叛乱武装一举一动被我掌握,我决定先把仁真顿珠为首的叛股歼灭于色达西部地区,尔后划区清剿。经过大小战斗16次,再次告捷歼灭了充翁朗加为首的叛股五百余人。由于我军兵力集中,来势凶猛,战术灵活,对敌压力很大,叛乱分子到处逃窜,无法组织抵抗,迅速被我歼灭。随着开展政治争取,仅15天歼灭叛乱分子二千余人,收缴枪支一千三百余支。大股叛乱分子被我全歼后,平叛部队乘胜开展了清剿、发动群众工作,部队抽调干部战士参加地方工作团进行民主改革,至此,石渠、色达两大牧区联成一片,为民主改革和民主建政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1956年至1958年,康区部队大小战斗一百八十多次,歼灭、争取叛乱分子一万五千七百余人,收缴枪支八千七百余支,平息了康东、康北12县的农、牧区武装叛乱,取得了重大成果。保卫并参予了康北各县的民主改革,还完成了东(东俄罗)巴(巴塘)公路的修筑任务。康区的叛乱,康南是重点叛区。理塘喇嘛寺反动上层定拥阿称就是康南叛乱分子的总指挥。他与国民党中统大特务段象贤等勾结,共同组织所谓护教军、五路民团,发展到三千余人,盘踞于理塘县的濯桑、木拉、拉波和巴塘县的东南区,乡城县一、五区,稻城县的贡岭区。特别是1957年冬,美蒋特务机关在理塘县东南地区空投三名特务和电台、武器后,康南叛首们得到美蒋特务分子支援,深受鼓舞,气焰更加嚣张,继续威逼群众参加叛乱。1958年底,康南叛乱分子发展到八千余人,控制了康南各县大部分农牧区。这些大小叛乱头目,多次在理塘县的德亚、协亚和巴塘县的中咱等地开会,对内部进行了调整,建立了各种反动组织,形成了一个比较统一的叛乱组织指挥体系,并由空投特务分子甲多旺堆掌握实权,企图在巴塘县的东南地区建立基地,跨越金沙江两岸活动,借以得到西藏反动上层和国外反动势力的支援,以便长期进行反革命罪恶活动。康南叛股经过整顿后,其特点是:集股活动,夏居森林,冬居河谷,驻地周围加强了巡逻警戒,防我军突然袭击。为了取得康南平叛斗争的胜利,1958年下半年开始,我军在稻城县和理塘县的藏巴、木拉,巴塘县的鸡里,乡城县的热达等地建立了五个支前兵站,储备了一千五百多万斤粮食、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在康东各县动员了七千多头牲口,一千五百多名民工随军参战。战前,在康南各县成立了六个情报站,并派军分区参谋长李希安同志率领一个营的兵力深入叛区进行两个多月的武装侦察,从各个方面了解掌握叛乱武装的情况。

 

为了统一康南党政军一元化的领导和指挥平叛斗争,甘孜州委和康定军分区党委,统一组织了康南前指党委和康南前方指挥部,由州委书记樊执中,司令员惠占荣,副司令员孔诚、白玉章,参谋长李希安五同志组成前指党委,统一领导和指挥。甘孜州委抽调二千名干部组成工作团随军进入叛区工作,做到平叛民改同步进行。各项平叛准备工作就绪后,于19593月在康定召开了三级干部会议,成都军区黄新亭司令员亲临指导,传达了平叛方针、政策和任务,在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的基础上补充修正了作战方案,在政治上提出了:人不歇脚,马不停蹄,苦战三个月,坚决平息康南叛乱武装的口号。平叛部队本着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发动群众三结合的平叛方针,严密封锁金沙江,切断叛敌逃路,各路平叛部队进入叛区。第一阶段,以歼灭理塘地区丁容阿称为首的叛乱武装和巴塘东南区俄巴曲批为首叛乱武装为主要目标。第二阶段,歼灭稻城县贡岭地区以阿一多为首的叛乱武装和乡城县一、五区以冷龙达娃为首的叛乱武装为目标。第一阶段,分东西两个作战区域,以四个团的兵力在东,以三个团的兵力在西,形成关门打狗的态势,便于我军集中兵力各个歼灭叛敌。

 

西线,以一个团从巴塘县出发,一个团从乡城县出发,在西藏兄弟部队的配合下,进歼巴塘东南区俄巴曲批、四朗吉村和大特务段象贤为首的叛乱武装。友邻云南一个团从得荣县出发,在鱼波子虾地区歼灭了阻击我军前进的龙中然章为首叛股三百余人,迅速北上与巴塘、乡城出发的两个团汇合,在归洼、昌波等地战斗五次,歼灭大量敌人,粉碎了叛敌顽抗阻击的企图。平叛部队分路日夜兼程,按时到达指定目标,南北三路夹击,采取控制要点,封锁金沙江的船只和渡口,沿江巡逻,同时发动群众,组织军民联防,给予企图渡江南逃的叛乱分子沉重的打击。平叛部队的主力分路进抵巴塘东南区,包围了叛乱武装的巢穴,竹瓦寺、仁波寺叛股固守寺庙顽抗,我军先歼灭了寺外的次朗穷真为首的叛乱武装三百余人后,寺内叛股动摇,深夜突围溃逃。围歼部队立即组织追歼,经过中咱、波蜜、雪波等地几次战斗,击毙大叛首俄巴曲批,活捉大特务段象贤,歼灭叛乱分子八百余人,部队乘胜扩大成果,大力开展政治攻势,一个半月的时间,歼灭争取一千四百余人,其中大小叛首七十余人,收缴枪支一千七百余支。

 

东线:我以四个团的兵力,在西昌分区部队的配合下,分别从理塘县康呷和稻城出发,先以一个营的兵力封锁海子山至格木寺一线堵叛股西逃,主力于426日奔袭合围理塘大叛首丁荣阿称为首的叛乱武装一千二百余人。当围歼部队进入叛区中心木拉、喇嘛亚、奔子通时,因为一个部队受阻未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叛首丁荣阿称带领一千余人乘空隙向西突围逃跑,在海子山遭我封锁部队阻击后,只歼灭了少数叛乱分子,大部分突出封锁线西逃后又南窜企图渡金沙江逃往西藏,又遭我封江部队打击歼灭三百余人,大部分被我追歼部队歼灭和争取投降,有力地歼灭大股叛乱武装东西两路的平叛部队进展很快,歼灭了主要叛股,战果辉煌,打乱了叛乱武装的指挥体系,促使内部动摇分化,为我清剿和政治争取创造了条件。理塘、巴塘和乡城的叛乱分子经过我军沉重打击后,漏网的叛乱分子分散隐藏,以小股流窜与我周旋,昼伏夜出,避战避歼,妄图保存实力与稻城贡岭等叛乱分子联络勾结,伺机再起。前指决定:第二阶段,采取以集中对集中,以分散对分散,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战术,以两个团又一个营的兵力,在友邻西昌地区部队配合下,进歼稻城贡岭地区集中的叛乱武装,其余部队就地划区包干清剿残余叛乱分子。贡岭地区位于稻城县南部,贡岭雪山环抱全境,地形复杂,西靠西昌,南是云南省的中殿地区。19563月,赤土土司阿一多伙同当地封建主纠集六百余人掀起反革命武装叛乱。两年来未遭受我军沉重打击,气焰嚣张。参战部队以阿西村为突击目标,分三路急速推进合围了阿西村。517日,将阿一多为首的叛股包围在一座寺庙内,经喊话政治争取无效,叛乱分子利用夜间数次突围未逞。518日,我军发起总攻击,经一小时三十分钟,击毙叛首阿一多,俘叛众三百四十余人,取得了阿西战斗首战胜利。我乘胜前进,政治争取了叛首日瓦扎西四百余人缴械投降。连续战斗歼灭了东义叛乱武装五百余人。

 

贡岭战斗一个月,歼灭叛乱分子一千二百余人,收缴枪支一千一百余支,为稻城贡岭地区民主改革创造条件。同时理塘、巴塘和乡城的清剿部队以三分之一的兵力,追歼流窜的小股叛乱分子,三分之二的兵力清剿残叛,采取搜、袭、伏、堵、捕相结合的办法,充分发挥我军政治优势,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政策。清剿部队克服各种困难,他们提出淌过千条河,翻越万重山,丛林山沟都搜遍,不歼灭叛乱分子不下山的决心。发挥我军机动灵活,穷追猛打,近战、夜战和孤胆作战的作风,在理塘县拉波,清剿分队用军政兼施的方法,迫使叛首丁荣阿称残部二百余人缴械投降。另一个小分队,发挥独立作战的威力,采取边侦边捕,寻迹跟踪等手段,击毙了大叛首昂旺顶基,活捉了叛首昌托,政治争取了香根活佛等叛众一百八十余人。部分划区清剿的部队,发挥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的作用,所到之处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和顽抗者坚决消灭,协从者不问,放下武器者宽大处理,立功者受奖的平叛政策。部队积极开展做好事活动,做到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帮助藏族群众生产十三万个劳动日,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教育了群众,密切了军民关系。仅6月份就取得了歼灭和政治争取叛乱分子二千三百余人的光辉成果,取得了军政双丰收。至此,康南的大股叛乱基本平息,与此同时,康北各县清剿部队,以部队为骨干,民兵为基础,发动组织四万多群众,划区分片,远近结合,有目标有重点地进行大规模的搜 山清剿活动,歼灭残存叛乱分子一千余人,有力地保护了康北各县农牧区民主改革胜利开展,保证了川藏公路运输安全。

 

1959年,我康区部队作战一百余次,歼灭叛乱武装万余人,收缴枪支一万五千余支,缴获特务电台两部,为康南六县民主改革创造了条件,康北康东农牧区得到巩固。平叛部队在上级领导的关怀下,在甘孜州委和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援下,集中兵力各个突破,开展政治攻势,瓦解叛敌的策略,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基本上平息了这场反革命的武装叛乱,粉碎了一小撮农奴主和西藏反动集团妄图阻止民主改革,分裂祖国统一,破坏民族团结的罪恶阴谋。

 

尾声

四反斗争

武装叛乱基本平息,民主改革在许多地区基本完成,有的地区还正在进行,但尽管党和政府对反动的农奴主采取了宽大政策,少数反动势力仍在兴风作浪,竭力把复辟的希望变成复辟的行动,继续掀起新的叛乱,对群众疯狂地进行反攻倒算,继续逼租逼债和凶杀、暗杀,残害人民群众,反对民主改革,破坏生产。仅甘孜县,民改结束后两个月内,就发生凶杀、暗杀反革命事件二十余起,并有两个乡又发生新的叛乱。特别是一些寺庙少数反动上层,他们借党和政府对寺庙暂时不动的政策,为非作歹,更加疯狂地迫害和剥削群众。据新龙县等8个寺庙不完全统计,自民主改革以来,被寺庙反动分子杀害的群众121人,被挖眼、割鼻、抽脚筋、剥皮等残害的农牧群众138人,有的民改积极分子全家杀绝。巴塘县有个自卫队队长,一个刚满3天的婴儿也被活活地踩成肉饼。各族人民群众的确是忍无可忍,他们清楚地看到,不废除喇嘛寺庙的封建压迫制度,叛乱就不能彻底平息,民主改革成果就不能巩固,发展农牧业生产就是一句空话。党和政府根据广大人民群众的正义要求,与解放军驻康区部队共同领导各族人民开展了以废除喇嘛寺庙的封建压迫剥削制度为中心的反叛乱、反违法、反特权、反剥削的四反斗争。四反斗争是民主改革的继续和深入,是藏族人民反封建剥削制度斗争又一次决定性的战役。

 

在平叛民改中受到了锻炼,提高了觉悟,团结起来的各族人民,对四反斗争充满了极大的勇气和高度的热情。四反斗争一揭幕,一场激烈的群众斗争,就势不可挡地在全康区展开起来了,猛烈地冲击着那些反对民主改革的封建势力,摧毁着喇嘛寺庙的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这场斗争从农村到牧场,从村寨到寺庙,各地各民族人民群众,包括寺庙内的喇嘛、扎巴,都纷纷召开誓师大会,受迫害的群众用血淋淋的事例,控诉反动分子的罪行,举办罪证展览,就象一颗颗的炮弹投向一小撮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和恶贯满盈的反动农奴主。受害群众,控诉这些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说他们的罪恶比高原的天还高,比金沙江的水还长,比天上的星星还密呵!在四反斗争中,对有影响的藏传佛教,党和政府采取了即坚决又谨慎的方针,反对左的或右的错误观点和作法。所谓坚决,就是彻底废除喇嘛寺庙的封建压迫剥削制度,不允许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现象继续存在。因为任何压迫剥削同社会主义是根本不相容的,而且喇嘛庙利用拥有的政治经济特权,对人民群众压迫剥削比世俗农奴主还严重的多,残酷的多。这个问题不解决,就谈不上人民群众真正翻身解放。所谓谨慎,就是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尊重人民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把封建压迫剥削制度和宗教信仰,把宗教界中的一小撮反动分子和宗教上层及广大宗教人员严格区别开来,坚持团结教育改造一切爱国守法的宗教界人士,坚持信或不信教,信这种教或信那种教,信这种教派或信那种教派,现在信教,将来不信教都自由。明确宣布,宗教人员的正常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干涉。对佛经、佛器、佛像、宗教仪器和寺庙建筑一律予以保护。但寺庙必须遵守政府的政策和法令,不得干涉行政事务。这样就分清了废除喇嘛寺庙的封建压迫剥削制度和尊重人民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的界限,使斗争锋芒集中到一小撮反动分子身上,粉碎他们的造谣挑拨的阴谋。获得解放的宗教人员,组织寺庙管理委员会,对寺苗实行民主管理,他们高兴地说,我们也当家作主了!广大人民群众、宗教人员和信教群众,都对废除喇嘛寺庙的封建压迫剥削制度拍手称快!,异口同声地说:好得很四反斗争迎来了民主改革决定性的胜利,这一胜利,彻底推翻了包括喇嘛寺庙在内的封建压迫剥削制度,废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实行了藏族劳动群众土地所有制,解放了生产力。彻底推翻了封建农奴制,藏族人民彻底解放。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

 

195912月,随着康区的武装叛乱的平息,民主改革全面胜利的结束。从此,康区的反动黑暗残暴落后的封建农奴制度被彻底摧毁,各族人民群众开始过着光明幸福的生活。康区部队广大官兵把青春献给了康区劳动人民,把自己的汗水和鲜血洒在康藏高原这块富饶美丽的土地上,用生命捍卫了康区人民政权,保卫了康区各族人民的生命财产和今天的幸福生活。四十多年来,乾坤倒转,换了人间,康区五十多万各族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如今,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继续向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前进,各方面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一个繁荣昌盛的新康区已经崛起,并将以突飞猛进的更大成就告慰为康区各族人民献出了宝贵生命的英烈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