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是大非问题上也要有容人之量

欢迎诸位讨论和批评,但请不图口舌之利、不为一时之快,就事论事。也请耐心阅读全文。

 

四月九号是个特殊的日子。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自发地汇集到三藩市(San Francisco),以表达自己的对奥运的期盼、对火炬接力的支持、对西方媒体的厌恶和对藏独及其帮凶们的挑战。我于千里之外,和千千万万的全球中国人一起殷切地关注着来自现场的每一张图片和消息。

 

在后方的我们,其实也没有闲着。虽不能亲临现场,但大家也是群策群力来用各种方式为反藏独、迎奥运出力。有人出谋划策,有人活跃于外文网站间与鬼子们唇枪舌战,有人广为传播各种令人振奋的消息于国人间,有人调查研究整理资料,而我虽足未出户却写了一点东西放在自己的博客上与各位分享和探讨。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点绵力。

 

真正让我有了写这篇文章的冲动的,却不在于此。大家或出人、或出物、或出力、或出智,整个活动的计划和实行可谓是天衣无缝。我想谈论的是同样远在千里之外的杜克大学(Duke)的一件事,和网上大家的一些言论。

 

杜克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们在49号也进行了一场反藏独的活动,虽然远离大家注意的焦点,但也做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在这期间,一位来自大陆的本科一年纪女学生王MM,却与自己的同胞发生了争执。具体的事件经过,我不甚了解,通过在未名空间站上看到的大体经过是这样的:先是很多人看到这个王MM混迹于藏独的队伍里、并给其中之一的背后写上了西藏独立(Free Tibet)这样的标语。然后她站在双方之间,估计是想让双方和解,这有很多照片和录像为证,可惜我无法听清她录像里说了什么。到了410号,她给大家发了一封公开信,摘录在后。

 

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可以到未名的南北卡地区的版面上看个究竟。一时间,挖苦讽刺者有之,尖刻谩骂者有之,挖根挖底者有之。更有甚者,有人用网上的流言来对她进行人身攻击。但还是有些人建议大家克制、要教育和争取她。

 

我之所以关心这件事,是有私心的。一则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嘛。二则是回想自己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不同样是这样理想化和不谙世事嘛!再者,我一贯主张对人要以教育和争取为主,不教而诛、于心何忍?

 

公平的讲,她混迹在藏独的队伍中,确实是她错在先。可她的公开信里希望双方和解、不要让汉藏外的人们从中得利,这应该是没有错的。况且她文中明言“西藏既乃我国之领土,岂可随意抛弃抑或给予他人”,这就说明她大节上还是不糊涂的。大家这样对她口诛笔伐,恐怕会事与愿违,不但不能使她明白各位的苦心,反而会把她真正地推到藏独的阵营里面。

 

有人从文笔上着手,说她卖弄和词不达意。即便如此,又有何妨?莫非我们13亿人都要“讷于言”方和了诸位的心思?这样陈规旧俗不但害国、害人并且害己。我倒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能多“卖弄”,否则不但在西方社会里难有建树,恐怕也无法为中国的发展做出多大的贡献。未来中国需要的人才是既要敏于行、又要敏于言,如果各位还想蜗居于象牙塔中等待着被“伯乐”来发现,那恐怕各位晚生了几百年。至于说她水平如何,这就更无伤大雅,水平是可以通过多练习来提高的嘛。并非所有的人都天生就是文学家,写得不好,下次再来。但如果没有信心去试一试,恐怕永远都不会有提高的。

 

有人从她的字里行间着手,揪住“对国际社会的民主改革做了独到分析”和“西藏与我们唇齿相依”这两句话大做文章,真所谓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啊。即使是这两句话,依我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如果那位非要把“民主改革”理解成“民运”,把“西藏”句理解成她把西藏与中国对立进而证明了她的藏独立场,那这就不但是断章取义,更是以最坏的角度妄度他人之意。这样的手段相信很多人都觉得有些眼熟吧,但我不想指责任何人文革作风,只是想提醒这样的人,那两句话的可能解释是很多的,何必得理不饶人地选最坏的解释来攻击别人呢?以“西藏”那句为例,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她说的“我们”是指中国内地,所以说与西藏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或者是她用词不当,如很多人所指出的那样?

 

甚至有人散播流言对她进行人身攻击,说她是汉奸,这样的我就懒得说了。有的网友说“必须清楚谁更值得同情”,呵呵,看来有些人因一事一文就分清了敌我,好高的警觉性、好毒的眼光啊。在民族解放运动中,形势比现在要严峻得多,主席和他的战友们仍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哪怕是那些手上沾满了鲜血的战犯么,也能善待并以教化而争取。王MM不过有些错误的言行,但还没有严重到罪不容赦的地步。况且藏独们即使是上窜下跳,对我国的根基不会有丝毫损伤,我中华民族虽不能说是危险已过,但也绝不是在“最危险”的时刻,这样的行为,不客气的讲,不过是歇斯底里式的草木皆兵而已。

 

MM在公开信里提到语言能力的重要性,很多人是不是还因此而不平呢?这一点我很赞同,如果语言不好,只能跟自己人讨论这样复杂的问题,用处不会太大,用英文说就是preaching to the chorus,而真正需要教育的是藏独和他们的盲从者们。她还提到了交流方式的问题,这我也赞同。斗争的方式有很多种,需要有兵戈相见,而宣传领域的较量也是必要的。我很欣慰这么多中国人不但参加了集会等活动,更是精心准备了很多宣传资料,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接下去我们要做的,就是持之以恒地把在中国人之间和对外的宣传做下去。而这些工作,只靠热情是远远不够的。

 

我之所以关心这件事,也是为公。在这样的同仇敌忾的时刻,大家都是群情激昂,但往往容易陷入群体思维(mob mentality)的怪圈。我这里所说的,不只是南北卡地区版上的诸位,还有我在其他网站上见到的。另外一个现象就是有人呼吁大家要冷静和博学,并且要每一个人都做到,否则不但反藏独没有希望,中国的崛起也没有希望了。

 

这两种做法,看似大不相同,却是同根同源的。一种是容不得别人和自己的不同,不光是行动上的,也有思想和态度上的,另一种是认为只有大家在思想、态度和行动上都一致了,才能取得成效,中国才能真正走向富强。它们的共同点是,对己对人的要求太高,并强求人人一致,认为除此不足以成事。

 

这些人的苦心我是明白的。谁不希望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能通古博今、熟知国家国际大事又有民族气节并持之以恒,但我们必须明白,这样的理想化愿望是好的,但却是不现实和不可能实现的。真正能做到如我们所愿这样的人,可以说不是圣人也是君子,但自古圣人几何、君子几何?立人之本,不能强求完美;立国之本,不能以这样的理想化为基础。所以才有“教”,所以才有“学而时习之”,所以才有“学而优则仕”。

 

在平日生活中,这样理想化的人往往会苛求他的朋友们,比如在生活习惯上、穿着打扮上和学业工作上等方面。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其实又何止是朋友们,我们苛求古人和苛求世人,甚至到了推捧真小人、藐视伪君子的地步。伪君子有两种,一种是背地里男盗女娼而表面上道貌岸然的,我认为毕竟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一种是孜孜不倦却时常小节不保者,我认为是绝大多数,其实也就是象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世人不加区分地鞭挞围剿,难道不让这后一种人心寒嘛?常胜将军当然值得佩服,屡战屡败的不足挂齿,而屡败屡战的人虽然可能并不高明,但最起码精神可嘉。君子尚且要慎独,何况普通人呢?即使他们中有些人时常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而招人厌恶,又何必恶言相向呢?

 

在工作中,这样理想化的人往往会苛求他的同事、上级和下属,比如说,顽固坚持自己的观点和方法,认为自己的方法是“正确”的、最好的,以及容不得别人的差错和过失。其实,这个世界不是黑白两色的,很多事情无所谓对和错,只要好和更好而没有最好。应用最好的方法虽然可以取得最好的结果,但往往更费时费力,或者与其他的系统不能匹配。

 

苛求于他人,有百害而无一利,那么苛求于己呢?在平日生活中和工作中,这样理想化的人谨慎又谨慎,凡事不到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去毛遂自荐和不去彰显功绩,长此以往,渐渐微居人后,却又愤愤不平而感叹英雄无用武之地。且不知,用武之地不是别人恩赐的,应该是自己去争取的。而去争取,靠的不仅仅是实力,更是信心,这正是我们很多中国人所缺乏的。

 

苛求他人和苛求自己,在国家国际等大事上,同样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这样的环境里,这样理想化的人或认为世风日下、官场黑暗腐败,所以不屑于同流合污或难有作为;或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所以痛心疾首振臂高呼;或认为他人的所作所为无一是处,自己斗室之中指点江山倒也快活;或认为他人虽有可圈点之处,但没有做到尽善尽美,于是横加指责。官场虽然黑暗,但用心者总还是可以为民为国做些事情的;众人虽皆愚钝,但有心者会致力于以言以行来教化的;他人虽失误不断,但关心者应循循善诱帮助他人学习提高。明代的清流们衣食无忧、隐居山野而清高自傲,虽然保持了自己的气节,却为国为民做了什么贡献呢?青莲出淤泥而不染,君子入尘世而不堕,真君子者,应摒弃不满和不屑的态度,通过做实事来为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做出最好的注脚。

 

我中华民族的再次崛起,不是象日本那样的暴发户式的崛起,而是以5000年之基础加以13亿国人努力奋斗的崛起,不是几个藏独份子就可以阻挠的,也不是其他轮独运所能够阻挠的,同样的,即使是西方列强们无法遏制的。我奉劝各位,敌我分明是好事,但大可不必草木皆兵,民族兴亡的责任在我们的肩上,但只靠我们的肩是撑不起中华民族的明天的。做好自己的事,通过这样的集会来历练自己,相信自己,也相信其他的中国人也同样有着同样火热的爱国心,有海纳百川的度量,则我中华之崛起则指日可待。

 

这些方面上我深有体会,因为我就是这样一跌一撞地走过来的。与诸位共勉。

 

附:王MM的公开信

我亲爱的各位同胞:

 

今日的示威游行已然结束,然余波未平。我就是今天站在两方之中做调停之人,有些逆耳忠言在人前不便多言,如今汝愤气稍停,不得不向你尽述。

 

今者示威不可谓不雄壮,各位尽兴而归不可谓不快意。然若只知拳脚相加,怒气相向,那是初学者的姿态,也无君子雅量。岂不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恰中了后发制人者的圈套。曹植被逼而赋《七步诗》,至今忧思难忘: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西藏既乃我国之领土,岂可随意抛弃抑或给予他人!然步步相逼,只会化友为敌,将原本平和的西藏各众逼上梁山,从而背水一战,造成不可收拾的严重冲突。试问西藏与中国和美国孰亲孰远?卧榻之上,岂容他人安睡?亲不记仇,才不致引虎归山,将我们的西藏向外推去,自给别人。我与西藏逾亲,则美与西藏逾远,否则彼必倒戈,则我方身旁插上美之飞地也。

 

孙子曰:穷寇莫追。亦言:损刚益柔。老子云:上善若水。战略上,攻心为上。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成大事者,能忍人之不能忍,方为人所不能为。为中华之崛起,此方为用人之时,我们要有容人之度,容人之量。我不是让你消极等待,而是积极备战,消除怒气,头脑才会清晰,思维才能敏捷,决断才会正确,看清局势,方可从容应对。两个拳师相对,聪明的拳师往往后退一步,让对方露出破绽,然后一招知命。愚蠢的拳师一上来便大施拳脚,使出全部看家本领,反而会被对方摸出门路,为敌牵制。如今我们初来美国,立身未稳,如此头脑发热,意气用事,后果不堪设想。岂不闻棍棒之下无孝子,拳头威逼之下,别人的满口应承哪里能是真心?因而应该以德治国,以理服人,退避三舍而后发,卧薪尝胆而后能,而非图一时之快,争一朝之胜负。汉武帝的有为而治之初用了一招非常厉害的无为而治推恩令,表面上遵从各藩属国的意愿,恩泽四方,实则将大国化为无数无法作为的小国,矛盾自解。我们应该努力让道义的天平倾向于自己,把舆论压力留给对手,让他们的拳头打在蜘蛛网上,让其像小丑一般自讨苦吃,何必苦苦相争,反而给自己造成无限烦恼?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对他们的观点不甚了解,其实又何尝完全洞悉己方观点?由此可见,在知识领域,我们也没有占据战略上的制高点,并没有比对方高明多少,反而自揭伤疤,在人前落得个不好通融的形象,对树立良好的中国大国风范没有益处。自然,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有失公允,但是反顾自己,难道我们的媒体就完全公正,不偏不倚?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要主动沟通,掌握先机,方能克敌制胜。此外,关于讲英语的事,我有一言相劝。语言是重要的沟通工具,技艺高超者,母语外语都能从容应对,主场客场都可打赢,其实依我看,国人不愿讲英语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原则问题,不过是学业不精,不愿在人前露丑,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总之,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靠的是大智大慧,岂可因噎废食,因小失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西藏与我们唇齿相依,所以关系处理方面应比美国更小心谨慎才是,美国人是要把我们放在炭火上烘烤啊!切莫让其得了便宜还卖乖!杜克乃修身养性之地,愿诸位今后能够振长策而御宇内,执槁朴而震天下,治大国如烹小鲜,成为经世致用的奇才,而非为五斗米而折腰。

敬,王MM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写于凌晨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1. 非中國公民主張非裂中國領土,為何中國要”亲不记仇”,邏輯上說得通嗎?

    虧還讀過書呢,知識份子。

  2. […] 原先的文章可以说是又臭又长,在朋友的建议下,来个直截了当的。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